圆桌对话:无人机是否面临创新困局?

3sNews2016-06-17 16:22:03

摘要: 6月16日下午举行了圆桌对话:无人机是否面临创新困局?

  6月15日,第五届“地理信息开发者大会”(World Geospatial Developers Conference,WGDC)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隆重开幕。大会由空间信息产业创新创业服务平台泰伯主办,秉承不断引领和促进空间信息技术创新与变革的宗旨,WGDC已走过五个年头,如今成为全球最具前瞻性的跨界创新风向标。

  6月16日,测绘无人机高峰论坛隆重开幕。数十位无人机领域的专家亲临现场,共商无人机产业大计。

圆桌对话:无人机是否面临创新困局?

从左至右依次为:龙薇、陈新、林伟、马宏兵、吴海宁

  6月16日下午,3sNews主笔龙薇主持了以“无人机是否面临创新困局?”为话题的圆桌对话,参与讨论的嘉宾有:北京天途航空技术发展(北京)有限公司航测事业部总监吴海宁、山西迪奥普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宏兵、拓佳丰圣(上海)科贸有限公司总经理陈新和交通运输部环境保护中心高级工程师林伟。以下是对话实录(尚未经本人核实)。

  龙薇:我不客气了,在各位前辈面前坐到了相对中间的位置,我估计大家跟我一样昨天的时候听这些演讲,包括昨天听了很多无人机什么的,今天讲了很多无人机在各个行业的应用,今天我们来探讨的就是测绘无人机是不是面临一个创新的困局?我们想把这个范围界定到测绘无人机这块。在开始这个圆桌论坛之前,我想让各位上台的嘉宾来做一下自我介绍,可能大家只知道名字,不知道具体的公司的业务范畴什么的。

  熬到现在,我觉得大家都挺不容易的,非常感谢跟我们一起坚守到现在,即便麦克风明明是三个,只有一个有电,我们只能轮流说。

  吴海宁:北方天途农业质保,还有一些军工,定制,在座有一些厂商有很多合作机会,很多专业和特型设备我们提供无人机的定制。

  马宏兵:我是迪奥普公司的老板,也是山西的,我个人从事外业测量从事七年,航空摄影两年,做了两年无人机。

  林伟:交通运输部环境保护中心,我们行业环保不敢说老大,主要是行业环保为主,主要是交通里边包含的公路、铁路、民航和港口,我们和环保部和水利部有很多业务关系,包括我们业务范围的交叉,所以跟他们很熟,我们在无人机的应用,其实真正接触从去年开始。前年第一次认识无人机,还是从北方天途那边,那个时候杜总还是小平房几个人,现在做到上亿了,真的做得好确实不容易。

  陈新:我叫陈新,我是拓佳丰圣科贸公司总经理,进入无人机比较早,在国内取得一定的业绩,非常高兴在这个场合下和大家做进一步的交流和经验,同时感谢3sNews给我们提供这样一个机会。

  龙薇:现在我就是想问一个问题,也是四位嘉宾都没有做过准备的,大家有没有亲身购买过消费型无人机,比如说大疆,出游带着这款飞机出去玩,陈总举手了,体验下。我们先从生活化,消费的无人机先说说,您开一个头。

  陈新:对无人机技术一开始很关注,2014年5月份我们国外引入这一款无人机,一共是两款,一个是固定翼,一个是多旋翼,国内对无人机技术认识比较肤浅,我个人来讲从苹果商店花了600多人民币(音)买了一个小无人机可以在外面进行拍摄,借这个机会了解无人机的能力,应该说是非常非常有意思,非常好的一个东西。对我们作为入门级,通过手机操控,通过摄像头做一些非常科技的摄影,非常有意思的一个好东西,对我们的了解专业无人机是一个非常好的一个入门的东西。

  龙薇:您觉得是不是很容易上手,以行业角度来看是不是太小儿科了?

  陈新:当时来讲比我想象的容易很多,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其实还是要练习一个半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够相对操控它,不然还是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状况。当年过去了,现在的智能化程度更高,可惜的是我只是作为一个入门,入门以后没有拿它练手,而是用我们自己专业级的来练手。

  龙薇:其他三位有没有,我相信以您的大家丰富的经验按耐不住好奇心,一定会尝尝鲜,毕竟无人机发展了好几个年头了,有没有亲身体验体验,除了用咱们单位的工业级大家伙之外,买一些小的,拍拍自己家房子,大别墅,出去玩拍自己妻子美丽的倩影,是不是各位。

  看来林主任要说点什么。

  林伟:我们是有点好玩,大疆二刚买的时候我拿了去玩,一个周末回来赔了几千块钱,那个大疆二坏的很容易。怎么坏的?就是炸机了。

  龙薇:您这么专业还炸机。

  林伟:集成话程度比较高,云台都是后组装,不是一出来都是整体的,所以那个稳定性,还是飞手的感觉操控能力差一些,把问题归结到自己问题来。后来没多久接触到(英)机器,我从一代开始买,二代我也买。我们现在工作中基本上都带着(英)2,我们基本上出差原来是相机标配,现在是带着(英)机器。出了这个新功能,小编辑测量结合建模,这个功能很好用,我们觉得这个(英)的机器真不错。我们去别的省市做交流讲课的时候,像这么大的教室我肯定拿飞机飞,从一代飞,二代也飞,有这么大的空间足够,比那个精灵要好操作,拿着手机就遥控了,没有任何问题。挺炫的,大家拿着相机使劲拍,直接飞到美女头上,美女很高兴。

  龙薇:刚才陈经理也很认同。今天这个主题是测绘无人机是否面临创新困局,其实这个话题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抛开测绘无人机我想到无人机创新,比如(英)后来想了想,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说过(英)是跟拍的,特别炫,小椭圆的,跟你的私人小玩具一样。(英)是可以放到手里把玩的,巴掌大小的小玩意,这么创新的东西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落地,也众筹了好多钱,亿美元级别的那种众筹,结果都跳票了。我想你刚才的那个回答带入这个话题,肯定套出大家一大堆对于测绘无人机创新深入的内容,毕竟我们也是在报告的时候听到了不少炸机,刚才也提到了是不是工业无人机现在也成为了红海,也是有这样的说法,以及同质化竞争这些问题。所以我就把这个问题先抛给四位,依次发表一下对于测绘无人机或者说更广范畴一些,比如工业级无人机是否面临创新困局,大家依次给出观点和看法。

  吴海宁:北方天途一直标着工业无人机走,我们从08年到现在一直在扎根,最近两年爆发增长也是考察我们产品质量的时候,无人机的创新对我来讲还是分成两部分,一个是飞机本身,这个创新速度放缓一点。对于无人机底下载荷的创新,从来没有缺乏过,我们底下载荷大家平时接触到的就是视频传输,倾斜摄影,激光雷达,还有供行业的造声,视频舰艇,无线电干扰它的创新一直没有停止过。包括现在有一些所谓的救援,还有一些其他各行各业的一些军工的载荷,从来没有停止过。那么今天的话题其实我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谈,谈无人机本身,还是无人机作为一种载荷拓展它的思路。

  龙薇:放开了谈,想谈哪儿谈哪儿。

  吴海宁:就无人机本身而言,我觉得它的创新有一点瓶颈在哪儿摆着,各种载荷,各种应用对无人机的要求越来越高,尤其续航,载重,安全,还是受到了各种元器件的更新换代,各种能源的供给,包括现在轻动力,这种技术出来。还有一些新研制的比如说飞控,好的飞控,没有经过大量的数据测试之前,我们在使用上也是比较慎重的,毕竟航测的飞机跟农用机不一样,城市飞的比较多,安全性我们考虑最优先。飞控的都是双控以上,保险的话能买多少买多少,避免出现意外以后弥补一些损失。

  龙薇:您短短一段话,把所有需要创新的点都点到了。看看马总怎么说,在航测领域摸爬滚打了二十多年的老兵,有他独到的见解。

  马宏兵:所有的无人机我都用过,用来用去我发现问题了,我摸的第一台就是MD4,我搞回去山西没有人敢飞,我请的飞手给一万多块不敢飞,我飞坏了以后算你的我就敢飞,我那个飞机借的别人的不敢飞。我用大白的时候也出了一些问题,我最早做外业拓展非常苦,我想偷懒想个办法,我大学的做的航测,15年前我当了一个航测的中心主任,在当的时候不安分,我开始又是大飞机,又是小飞机。大飞机贵,小飞机便宜,我开始折腾小飞机,折腾了半天以后刚才那个老师说,一会儿好,一会儿不好。我用无人机五六年,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困难的日子,两三年以前我买了几台国产的无人机,我一共买了五架,到目前为止一架都不能用了,不是摔了就是坏了,坏了随便修一下开机费三万块。

  龙薇:这五架飞机是不是吴总那的?

  马宏兵:我们是固定翼的测绘,不是我们这儿的。在山西我自己生产,我刚开始买的双子型的泡沫剂自己弄,用的挺好,我们同行也过来,马总你这个无人机我们感觉很实用,你卖给我们吧。你没有合格证,不能开发票,我们不能弄测绘资质。我们要办一个无人机的生产知照,你办可以,有地,有环评手续,有环保手续,对我们来说无人机就是大飞机,我折腾了一年多在山西批不下来无人机手续,我跑到深圳,深圳挺快,一个礼拜我就办了一个无人机公司,我很奇怪山西办不下来,深圳可以办下来。山西是把无人机当飞机来办,我们当航模,当玩具来办。我做的过程中遇到很多问题,我说干脆我简单的办法我就把一个有名航模公司原来出口美国的收购,我收购的课题就是你给我做一款性价比特别好的,当航模来做,做的好我就给收购了。我一看同行来的太多,你们是高大上,我们是土八路我们就不来了,我组建了二十多个飞行队伍,目前来说在座靠无人机挣钱最多的是我,我投的钱已经回来了。所以我今天说起来,我们真正讲的很多无人机,测绘无人机三怕,我们测绘人第一个怕摔,怕炸机。我们员工说过的话,一百多万要飞哥们就给你飞,炸你不怕。买了无人机的人,85%在库房放着,就是给领导讲故事,有活给我们看。我们今年3月份批量生产,现在已经卖了30台,经过我们自己测试两千多个架次,我从来没有把飞控和相机摔坏过,肯定摔过。损失最惨重的把壳子摔坏了,我加一个相机就可以干活了,我最早的时候搞无人机头大死了,还有云台,相机标定,我解决不了精度怎么办。每飞一个架次标定一次,我来一次到社科院3500,我从山西来方便,我从新疆怎么办?我自己没办法,我自己做标定点,自己检调,最后发现我通通不听他们的,我们现在无人机这些东西通通不用,飞回来以后有一个经验值就是第二怕。无人机公司最怕什么?第二个怕什么?怕精度找不着。这是一个经验问题,像刚才同行问的500投的问题,我们两年就做这个了。让外业不再辛苦,不是让无人机代替外业,要无外空,再有五年也别想,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无人机是一个工具,怎么代替一个行业,真能代替我们测绘别干了,都让给无人机干了。刚才对于500投那个,我干了二十多年我给你讲讲经验,对于地形比较简单的地方随便做上四五个点保证能过,大范围多做点,拿高成弥补它没有办法。我们上次有一个同行,一个外国的博士讲,我用点比较少,我就问他正常的一个测区,十平方公里做多少个点?最多9个点。你需要做多少个点?我做29个点,我包括能达到精度。

  我给你省二十多个点,我们飞机出去两个人,一个开车,一个操控飞机,开车的人就等着无人机,两个小时四个小时落下来,操作人员出去打点,一个点30块钱,30个点就是900块钱,我何必省900块钱,我做6万块钱的后插分。我们同行追求精益求精,你看看我们外业做什么,我们外业所有的测绘队伍最便宜的价钱我们把东西做成了。第三个怕是用不起,我最早买的无人机,我随便修一次,我们的厂家说没问题,你发过来我给你换。最惨的一次在格尔木等了15天运费花多少不说,运费三四千块钱,加上我的人员住宾馆连吃带住多少钱,换了一个壳子三万块钱,保证我们的测试质量我们回原厂反修。

  我们这次自己做了一个无人机简单,摔了算我们,你买无人机的花五千块钱我给你多几个壳子,哪个翅膀坏了换那个,一个翅膀六十块钱。不要把无人机搞的那么神秘,就是一个工具,大家用起来把活干了,能赚到钱,就是一个好产品。

  龙薇:从大家的掌声听出来,马总说的非常精彩,接下来林主任说一下,林主任说一下,您是不是也遭遇了马总说的三大怕,咱们是国家交通运输部的,这是国家单位,是不是那仓库里头放了很多无人机,供那些领导什么的展览,有吗?

  林伟:展览样机属于中国特色,何总那个飞机卖给天津的一个单位,包括我们交通部水利院买的飞机几百万真的没人敢飞,谁都不敢飞,就在那儿摆着,挺昂贵的一个展品。我们跟那个EB有过一些沟通,你们去年重要卖了七十多台飞机,为什么有三十多台没有数据,它那儿没有反馈。

  龙薇:您可以详细的解释一下吗?

  林伟:这三十多台没有动过,就在家里放着,因为飞机也不是说像玩具拍照,拿着手机就飞起来了,还是有一定技术。这个事情暴露另外一个事情是什么,我们现在国内的这些测绘数据的安全性,我希望大家引起重视。法律法规,安全教育,测绘1:2000,1:10000全部属于涉秘文件,有没有保密资质,有没有许可。咱们EB飞机我们不能说有这个可能,国外的飞机从一些软件或者从一些渠道能获得我们的测绘数据,所以说我们要求政府单位使用的机器绝对不能上网,我们不能杜绝数据泄密,我们要求不能上网,这台机器就是专用的,一上网总是有途径能出去。以后测绘数据大家注意一下,只要是测绘数据都是涉秘的只是等级不一样,一出事一抓一个准。

  龙薇:使用无人机不能上网,无人机应用处理软件都是在云端,不上网怎么弄?

  林伟:现在没有出事,一旦有出事了大家就知道一抓起来一抓一个准,这个你数据流向到哪里,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都是能查出来的。我们刚才在西藏用的那个(英)的飞机,它的飞行地点,飞行高度,飞行路线,在总厂进行调试的时候都知道,这是事实。所以说这个东西真的希望大家引起重视,数据的涉秘性要求很高,涉及中国的国防安全。原来外国人日本人、欧洲人,进入国内西藏地区靠徒步测量国图面积,现在人家都不来,直接上网把你数据全拿走,挺危险的一个事情。

  龙薇:我估计林主任的这番话前两年一直说的去IOE,又有这种趋势,陈总代理的是大名鼎鼎的拓佳丰圣产品。

  陈新:做无人机这个行业,尤其卖无人机要有很强的强大心里承受能力,谁没炸机,没出任何事儿都是天方夜谭肯定不可能。我们接触武大教授,包括军测的一些专家,从他们得到一个很明确的一个很重要的信息,无人机是一个耗材,一个工具,当成一个精密的仪器不完全是,取决于你的载荷是什么,你要不断的用它,你要敢用它,你要用得值,要有一系列的手段匹配。我们今天的主题无人机使用,无人机面临的创新困局,我觉得这个看怎么定义,更多的是创新的瓶颈,应用的瓶颈,用我个人的感受来讲,发现有这么几个。一个就是刚才马总提到了,就是说没有多少人会用,没有多少人敢用,比如说上百万的东西拿到一个人手里他的心里素质够不够,专业素养,如何理解这个东西,厂家理解不到位,都会影响到这个东西的正确使用,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是百分之百万能的,都有它的一个设计的要求,把最终的一个应用的范围。

  有些用户在这个方面觉得这么贵的东西应该是万能的,觉得这个东西非常简易,有的时候就会疏忽大意,就会造成一些安全的隐患等等等等。所以对于用户的这个教育,对于这个市场的培育,以及厂家的这种宣传,本身有一个过程,是需要适度。其次来讲对于这个操作手的培养,我们国家现在在操作手的这个方面很好的一点是,有一些公司包括AOPA大力推广操作手的培养,很好,职业操作手非常非常的不足。还有一个就是说用户的这种安全意识,你比如说我们最早的用户,应该是从2014年年底买的我们一架飞机,到现在现在为止破了我们在全世界的使用频率,500架次的起降,上万公里的航程,安全无事故,非常非常典型的一个用户。而这个用户在当时来讲是我最最担心的,因为他们没有任何无人机的使用经验,几乎是零,但是我们给他们培训,他们的领导重视,底下的人员重视,每次出行的时候严格按照规程去做,他们没有出现任何安全事故。

  相反有一个用户是非常专业的用户,用了很多年的无人机在油机方面,他们的重视程度不够,出现了一些状况。所以这个跟重视程度有很大关系,另外来讲国家在法律法规方面,或者是行业行规有很大的不足,如何来界定一些新的技术,新的手段。你比如说刚才讲的测绘方面精度不足的问题,一个是取决于你的传感器,你的飞行平台,同时取决你数据处理的手段和方法。刚才我看有两位都在问1:500的问题,是数据获取的不足,还是方法的问题,我们加大地面像控的密度的确可以实现,还有另外的方式和方法做到,在这个方面我们的一些规范没有及时的跟上。我们现在对于航测数据的一些验收,还基于过去一些力测的方法,靠这种力测量的方式。

  而我们知道无人机框幅比较小,用这样的方法工作量很大,精度难以保证,但是在国外来讲很多这种,比如说做纤画图用虚拟测量的方式来进行,用EBM套合影像。这种手段在国内来讲不符合我们的验收规范,我们的验收规范能否跟上无人机的手段,这也是一个瓶颈,因为我们现在推广这个1:1000或者是1:500,用户说你必须用力测的方法来做,说实话我做不到。

  在法律法规上能否跟得上,从飞机操作的安全性我们是一个外资企业,我们人员出去我严格告诉他们,你们出去的话必须用户单位在场,必须要他们解决我们飞行合法性的问题,否则我们自己绝对不出去飞行,因为这个是非常敏感的一个事情。刚才林主任讲到数据的问题,飞机上考虑到安全性有黑匣子,当出现安全性的问题我们要把数据上传到国外,眼下确实有一些空白的区域,我上传了这个黑匣子的数据违反了什么东西,包含了什么东西我们也应该对国外的厂家要求,精密的坐标不应该有,涉及到一些状态信息,应该是为了安全性考虑的,我觉得这应该是可以的。

  在这些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为了行业的推广应该需要大量的去跟得上。现在说的供给测的改革,在供应这一端技术的领先性是非常之高的,不断有新的传感器,新的技术,而且层出不穷。但是在应用这一端还有一些局限于在非常传统的方式来验证,来验收,当然这个怎么说呢?严谨性是很重要的,但是有时候落后于时代的发展,需要跟得上这个方面的一些需求,所以我觉得在瓶颈上来讲,我个人的经验主要有这样,谢谢大家。

  龙薇:非常感谢陈总,鉴于陈总说了这么长这么精彩大家鼓掌。我再替我的同事宣布一条消息,在我们圆桌环节结束之后会有抽奖,还是两轮。

  听到了大家说的这些关于创新领域,无人机创新的理解以及一些见地,我听到一个非常高频的词安全性,作为非专业人士听得懂不多的内容。毕竟咱们在座的四位,里面有三位都是厂商,咱们每家厂商都会出测绘无人机产品,掉下来好几百万北京一套房子没了,每家有什么各自的绝招保证数百万元无人机产品的安全?

  吴海宁:为了安全无论怎么防范怎么有漏洞的,无论安全性提高了多少还是有炸机的机率,先是从培训,人为上面解决一些安全性的问题。每次飞之前飞控的情况,电池这些情况都检查一遍,按照这个流程检查再去起飞,再去看一看遥控器的情况,这些人为的,通过人的管理的情况减低一些安全性的风险,剩下是我们硬件做的一些措施。比如现在飞控,我们里面的电机,电条,还有各种连接点,还有我们的结构,无非都是安全保障。还有加降落伞,很多业内人士没有加,因为你加有降落伞还有减速伞,对分析续航和载荷有一定影响。我们在安全上面做了检查,有很多不加伞,这种情况下也会有。其他的安全性弥补措施,基本上在于保险,我们对于无人机整个安全的话,我只知道这么多,剩下希望各位比我大的前辈他们说出来我不知道的东西学习一下。

  龙薇:大家感谢吴总的精彩解读。

  经验丰富,炸机无数分享一下迪奥普的飞机老也不摔坏。

  马宏兵:上午飞马讲了和我们的设计理念一致,我们两家的差别我个比他们高一点,是两个发动机,是双发的。一个发动机发动的时候,另一个还可以工作,按照航模的体系,我一天出五百架航模,你让用户摔了,你把相机不摔坏就行。我最担心的安全问题是黑飞的问题,安全方面一个是飞机的安全,一个是飞行,空管的安全,另外一个是保密的安全。第二点是最难办的,包括我们自己的公司做航空摄影十多年,我也有炸机资质。我办无人机这个事情,我在山西一个月之内,在外省45天,在北京也能下来,无人机我办不下来,我能办下来按照大飞机的流程来走。最后空管的哥们来说,你给我们打一个电话吃顿饭有事我给你解决,我没办法,不知道去哪儿办。我们公司是山西省唯一的AOPA培训机构,我们旋翼机用的是大疆的产品。我们这一块想办,不能办,AOPA管不了。山西省体委和民航局把山西省无人机低空飞行区,全部由山西省体委下属的一个体育运动学校来管理,体校不会管,麻烦交给你管。好了,山西我可以管,别的地方怎么办。我们现在测绘无人机,其实大家都在天上飞。离地0米就属于空军管,谁办离地手续,珠海放开了是1000米,3000米,都是胡说。

  我可怕被逮住了,新疆戈壁滩敢飞,这两天搞峰会杭州打死不去,我们一个项目,一个无人机的项目正常给你几万块钱,没有上百万的项目。几万的项目敢不敢拿几百万摔下一线,第二个这个项目你敢不敢飞。我们底下人不要说迪奥普,都说是飞马的,神马的,开一个玩笑。他们出去以后我们在石家庄被待到一回,我们拿出证件就是航空运动学校,你们上边装相机干吗,我们好玩儿,警察抓过去一个人罚两百块钱。安全方面不是我们测绘人不想办,实在是我们没办法,这个问题以后我们行为,或者说白了我们倒逼政策,只要不把我抓进去我就有办法,把我抓进去我就没办法了。

  龙薇:稍等一下,我是在想林主任作为三位厂商嘉宾的点评嘉宾稍候压轴。

  马总他们说了找到一个很好的伪装,您是哪个学校的?

  陈新:在安全性上吴总讲的非常好,一个无人机正常使用就是它的最大保障,如果不按照规程操作,或者粗心大意,或者是忽略了一些因素的话,那肯定就会出现一些安全的隐患。那么这个隐患的话,往往是因为人为造成的,就像我们民航的飞机也是很大程度上是机械故障,如果按过去的历史上统计大量的航空事故,重大事故是因为人为的判断或者一些人不当的操作,或者是一些经验不足等等因素造成的。无人机也是一样,取决于人的因素非常之多,你要按照这个严格进行。从厂商来讲,除了人的因素,要考虑飞机自身,按照正常流程的安全性。在这个方面我觉得我们在这个方面,比如说严格的要求我们的飞机有两条数据链,必须要数据链有效范围内飞行,我们坚决不主张任何的盲飞。你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失联以后可以找到它的位置,你不知道它的实际状况,这是非常危险的一个事情。

  城市地区我们尽可能不用固定翼去飞,在郊区有一些民居,有一些人员的隐患,坚决杜绝盲飞。一条数据链断了没关系,我们还有另外一条数据链。如果第二条数据链断了,无条件返航。在我们的数据范围内,在一定范围内让它到安全的地点进行盘旋降落,这样避免了飞机的损毁,也避免了对地面人员的这种可能的威胁。

  其次的话就是增加一些安全的传感器,比如说我们多旋翼的飞机,八个旋翼,这样允许至少有两个旋翼断掉的情况下,仍然正常保持姿态,有大量的传感器对这个飞机进行时时的调整和监控,这是属于一种从产品角度来讲完成的技术手段,来进行这样安全的保障。

  作为我们一个外资企业来讲,我们在飞行当中同时考虑到国内的数据安全性的问题,所以刚才也提到了对我们自身人员加强安全的意识,必须要跟客户在一起,客户要解决我们飞行安全性的问题。同时我们公司自身是在北京的,我们结果不可能在北京来飞,我们哪怕做这种测试,我们都要到我们认为安全的地方,并且要通知当地的空管,严格按照这样的程序来进行。我们在北京有合作单位,有北京测科院像孙老师那边,我们跟他们合作,杜绝任何对我们公司本身的伤害,严格按照法律法规进行。

  龙薇:感谢陈总详细精彩的回答。现在由林主任点评一下三位厂商代表,无人机产品的安全举措,谁最有效,您肯定用过,大部分都用过,坦率的剖析一下谁家产品最好用?

  林伟:这个话真没法说,不敢说点评这个事儿。我们从用户的角度,从工作属性的角度来说一下测绘这个事儿。我觉得测绘的这个数据,这是国家重要的一个资源,国家重点关注,对个人来讲没有任何意义,你要了解北京地图,你要拿测绘数据,你掌握没有意义,对国家相当重要。这个东西一定要引起大家重视。

  另外对于您说的无人机发展创新局面这个问题,我们现在出了一本书,其中正好做了一下调查,在截止2016年3月26日为止,中国在无人机方面检测出的专利是8023件,多数是外观设计,没有什么太多的涉及到核心的自主产权的很少。所以这个东西我感觉是属于在国内,咱们无人机厂商还有很大的空间,但是空间是大,有没有这个能力。比如现在我们做的飞控软件这套系统,据说有四大主要系统,我不是特别专业,好像没有国内的,国内都是基于这几个系统开发。还有一个数据处理系统,主流的是大家都知道(英),没有一个完全是中国具有核心解码的。

  作为这些东西都掌握在国外厂家那,中国是没有的,我们作为用户来讲,作为政府单位来讲在中国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说用这个飞机,我们会买飞机,很少会用。因为这个飞机不是很简单的使用,有专门的飞手考证,学习去。很多单位不可能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去驾校学这个,给我很多精力练这个,还有经费的问题,现在国家审计太严格。我作为政府采购,我买一次飞机我要打多长时间的申报,多少道手续,飞机坏了一个翅膀我换一下受不了,两千块钱的翅膀我打一套程序下来小半年过来。作为我们这种单位,以后也不会像这种用户,真正用户这个方向发展,我们只是作为一些接触,了解跟接触。

  我觉得是不是有这种可能,无人机厂商的另外一个发展方向就是服务,服务可能是正好对接中国国情,政府需要。因为你的测绘数据是为政府服务,不是为个人服务,这种东西由政府买单,这个服务的话我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为咱们测绘单位来做的。无人机这一块从硬件来讲,我觉得发展有一定的局限性,比如电池那个,短期内也突破不了。我们作为用户,我们做的应急这块,尤其湖北翻船事故以后,我们交通运输部很受影响,我们希望有应急反应体系。我们看科幻片看多了,一拍脑袋想,湖北这个事故爆发了,我不能有一套设备,我东南西北一架飞机24小时不简短监控,我们出了一个事故出了一个飞机,没有集中的应用。这个飞机24小时不简短的弄,它的续航肯定是问题。解决问题就是换飞机,一下就得四台飞机变成8台,整个这个系统下来。完了的政府有一个习惯,一用一备,手里有一个,兜里装一个,8个变成16个。县级的备一套,市级备一套,无人机硬件市场相当大,但是也挺没谱的。几万个县市都配相当客观的数字,是不是能做得到。

  作为我们领导作为一个指挥决策的人他直接是什么,你给我一个建议ABCD,给不是你给我一个图让我来做,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建议,无人机的硬件,软件,还有一个大数据系统。不要老盯着硬件,也没有太大的技术优势,在软件包括后期数据库的建立,这方面能不能下一点工夫,正好这块对着政府应用。

  龙薇:感谢林主任的,不能叫点评,您没好意思点评。天途培训不用一个月,15天可以完成,下回可以联系一下天途。林主任刚才也提到了好多,应该说从应用层面,从技术层面好多作为行业用户的痛点,这个是一个普遍的问题,包括孙老师演讲的时候也说了很多存在很多矛盾。咱们测绘无人机怎么做才能真正贴近用户的行业需求,咱们这几位场上代表踊跃发言一下。

  陈新:我简单说一下行业应用,其实无人机来讲早前报告也看到很多,在应急测绘,在国土,电力检测很多行业的应用,无人机本身是一个平台,取决于你搭载一个什么样的载荷,是红外相机还是什么。针对不同的行业,针对不同的需求,因此的话开发出更多的解决方案,是当前来讲最能够落地的一件事情。因为传统的航测,我看有一个报告叫简单的航测不简单的无人机,其实我觉得这个话说的不太对,无人机不简单,航测同样不简单,用无人机来进行航测本身,其实这是一个新鲜事务,针对具体的应用来讲,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比如现在1:500这样的事情,怎么来解决这样的。一个是说国家有没有这样的规范,针对无人机的方式来做,到底地面像控点是必须的,还是无像控点也允许。比如说在平原地区需要多少,在山地多少,以前都是经验以有人机为准的,现在无人机出现了很多新的东西,因此的话需要无人机技术更贴近人们的需求,需要把技术手段转化为实际的生产力,或者通过软件来实现,通过一些政策法规来参与到这个事情里面来。否则的话故步自封,产生一定政策法规和规范上的瓶颈,我觉得这个是很关键的一点,让我们能够围绕不同的行业来推广新的技术,新的东西,拿出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这是最关键的。

  比如电力巡检要求带状的飞行,你的飞机能不能做带状的,如何提高你的效率,这些东西就是一些课题,解决用户的一些根本关心的问题,提高你的生产效率,所以这个是我觉得我们从厂家来讲必须要解决的,而且应该能够解决的东西。

  龙薇:非常感谢陈总的回答,我听了整场之后我终于想出一个问题不完全认同您,上午我也是听了第一位专家说的,航测进入了大众时代,我还是认为这个航测还是一件简单的事儿,从我这种外行。我就觉得您说航测并不简单,难道这不矛盾了吗?我不能认同您,技术核心在哪儿,哪是这个技术难点,没有能够让航测真正大众化,贴近用户,让用户更轻易的上手。

  马宏兵:航测实际上不比无人机制造简单,因为真正的航测是一个经验的积累,我们最近有用户我亲眼看到买了无人机,出去以后学完用(英)冒充给用户较差。我问他精度能拿到吗?他没问题,好得很。我们在大学里面学这么多年,我们航空摄影发展了一两百年,有人拿快拼图软件拼出来,他认为航测结束了。能做无人机做好的人,不一定做好航测,我今天讲了很多测绘无人机,讲软件的很少。我们目前国内软件很少,我们05年的时候我们公司搞了一个DOPP,刚开始很好用,用了一年两年,迪奥普相片检测软件,搞了两年做不下去我们就放弃了。这几年我们最后的时候,现在谁家软件更好?没有最好,只有更好。我们现在手里头国内国外想不到的软件都用,有的质量差一点,用别的软件过一过,有的数据好,我用自动化程度高的。现在不可能有一个很规范的方法全部解决,省钱的一定不省力,省力的一定不省钱。用户买无人机,说飞行质量不行,我有的时候没办法解释的事情。我们现在无人机厂家走入一个误区,把这个东西设计的要相当的完美,功能要相当的完善,甚至一个无人机能在水里头飞行,我觉得偏离了最起码我们测绘的使用,我认为测绘无人机相当于两台一架的时候一定会大爆发。

  一年之内把无人机售价降到十万块钱,两年以内降到五万块钱,如果有可能三年之内无人机免费送,你肯定要改变商业模式,不出意外我们那个SV360测绘软件,就是全功能软件,所有的编图项目都能用。最近在农村的项目当中,全国的占有率30%,别人卖19800,我卖的便宜,他们说我搅局,我在山西卖了,一套500块,我开发这个软件才30万。从我从业开始按收费标准打八折,我们外业太苦了,砍一半四折,我们招标局测绘价格2.5折,我们用户要求时间,今天投完标,下个里边招投。你要想找高素质的人成本越来越高,收费标准越来越低,你怎么办?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我一个项目用二十套软件,六百套软件,我一个哥们我这个软件卖给你19800一套卖给你,我买了需要六百万,我这个项目还没有六百万。我们农村路不好,奥迪不能跑,就得桑塔纳。不能按照测绘人的要求来做,测绘人希望既便宜又皮实又好用的机子,作为我们厂家来说一定用互联网的模式来改变,软件也好,硬件也好应急服务,给你两百块他很高兴,他不用买了一堆,我们实在没办法办资质买一堆设备,我们为了干这个活,买一堆设备,我认为真的有问题。

  我希望通过这个交流,改变我们的思路,测绘无人机为测绘服务,适合于测绘远看要饭的,近看是搞测绘的,真正我们过的很苦,希望我们厂家更多的给用户提供一些省钱的方案,有效的方案,更主要的是贴心的方案。我有一个贴心的方案最近我提供给我们的用户,以后林总买我们家无人机,一台多加八块钱,一年之内损毁全是我们的。我算了一下一个用户一年以后平均二把刀比较多的摔5回,平均多的7回,我跟保险公司谈过,我们保险公司谈了以后,我们这个无人机一年交一万块钱摔一次赔五万,我还不如自己保险。对于我们测绘无人机,我们经常干盲飞的事情,经常我们爬山爬不过去,我算了一下这个项目三回就把这个钱赚回来了。这是我们真正测绘单位遇到的问题,我们也想高大上但市场逼的我们先活下来。

  龙薇:感谢马总精彩的分享,马总也吐槽了不少。怎么说呢?刚才也提到一个词叫搅局者,不做这个形势环境逼迫着咱们,又看起来像要饭的,还得做那个缺德的事儿。所以特别希望通过今天的这个圆桌讨论环节,能够给大家一些启发,能够最终突破无人机的种种瓶颈,让所有测绘人赚到大钱,不再做测绘屌丝。

  吴海宁:我们天途做了很多实际的工作,我们在用户考虑上面一个是不会飞的话我们有模块的考证,全国40%无人机飞手从我们那儿毕业,通过率是98%以上,培训非常贴心。我们产品本身做了硬件的优化,制作优化,结构优化,空域申请这一块我们参考了(英)的那个平台,我们这个环节在做。后期我们强调学习我们的前辈们搅局,我们测绘机里面有一款就是(英),真正的行业亮起来之后大家才有饭吃,才有用武之地,没有亮的话只是科研机构搞课题,赚了一笔钱,做了一次生意没有意义。我们所有的大众把搅局设备用起来,真正的用起来敢用,便宜,我也不怕出问题,这个市场真正用起来,亮起来,多少家公司都养得起。我们作为第一个被骂的人我们站出来,把价格降下来,希望大家用起来,很多同行在挤兑我们,我们这件事做的值。

  龙薇:感谢您的精彩补充,这一分钟广告打的挺值。

  好,我宣布圆桌对话圆满结束。

[责任编辑:龙薇]
声明:泰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第一时间获取位置服务与空间信息领域新鲜资讯、深度商业资本观察,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3sNews」or「www.3snews.net」,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3sNews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猜你喜欢

泰伯网官方微信

泰伯智库官方微信

泰伯网官方微信

京ICP备05007579号 | 经营许可证编号:京ICP证110169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09008 | Copyright © 2005-2015 3sNews.net